首页 欧洲联赛正文

文/米新磊 尹书影

去年的头号玩家口碑票房双丰收,资深影迷也认为这部电影将是世界电影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片中丰富的游戏、电影的元素、彩蛋令影迷们欲罢不能。


斯皮尔伯格似乎是在用这部电影向一个时代致敬。他用140分钟的时间重现了无数游戏和电影中的彩蛋,让无数80、90后忆起那段在动画片和游戏机中遨游的童年时光后忍不住热泪盈眶,不经意间就发现:啊,这是金刚!这是《侏罗纪公园》!那是《古墓丽影》中的劳拉……

据统计,《头号玩家》一共用到138个电影或游戏中的元素,但大多数都是一闪而过的形象或者道具。小至一枚纽扣,大至像《闪清辞陆敬修灵》这样的经典电影的剧情片段。那么问题来了:使用别人家的影游元素,尤其对于那些一闪而过的元素来说,是否都需要取得授权呢?毕竟若不是骨灰级的资深玩家或者影迷的盘点,或许一般观众根本都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呢。

对于这个问题可能要从合法性和合规性两个角度来分析:



“彩蛋”薄其红并不都有版权





以上三组截图,仅是资深玩家总结出来的158个影片彩蛋中的一小部分。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除了第三组中的Hello Kitty等动漫形象之外,纽扣和汽车造型等元素实际上很难称之为“作品”。既然不是作品就不存在版权,当然也不会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所以不存在侵犯著作权的风险。

但对于一些动漫或电影角色形象来说,因为已经构成具有独创性的作品(渔网会母在中国法中一般为“美术作品光头姐”),能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自然无疑。

但未取得授权的使用是否就一定构成违法呢?这倒也不尽然。

根据美国版权法的相关规定,在判断使用他人作品是否构成合理使用时,需考虑四个因素:

  • 使用的目的与特性,包括使用是否具有商业性质,或是否为了营利的教学目的;
  • 版权作品的性质:看作品内容或种类,如对虚构内容的使用较难被认定为合理使用;
  • 所使用的部分的质与量与作为整体的版权作品的关系;
  • 使用对版权作品之潜在市场或价值所产生的影响。


由此可见,若仅为一闪而过的角色形象利用,所使用的部分的质与量与作为整体的版权作品相比非常微小,或者对所使用形象的潜在市场价值影响很小,甚至有正面宣传作用,则有可能会构成合理使用而不姐姐的爱需要取得授权并付费。

但是,大部分时候侵权和合理使用的怨灵死咒界限是非常模糊的,很多时候要到法庭上才能对合法性判个究竟。况且,在一定情形下,使用这些元华山长空栈道灵异事件素也是有可能被认定为“搭便车”亚洲热而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因此,从合规的角樱之未若花之华度来说,尽管对于部分角色形象的使用并不一定会构成侵权,但最好还是在使用之前取得相应版权方的同意。在好莱坞,电影开拍前有一项版权风险的排查工作叫做“权利清理”,实际上就是在跟其他制片方或版权运营公司沟通以获得许可。

本片的原著小说作者恩斯特克莱恩曾说过,任何人想把如此之多的独立角色集中到一部电影之中,都将面临一个权利清理的“噩梦”。据斯皮尔伯格在SXSW西南偏南电影节上透露,他和制作人以及华纳兄弟公司的法务人员一共花了3年多的时间才获得这些彩蛋的版权许可使用。不过结果是令人欣喜的,因为他们最终获得了愿望清单上80%的授权。

有文章统计,虽然也有许多角色确实要靠真金白银来买授权,比如病娇恋爱史高达等,但《头号玩家》中出现的很多彩蛋的版权本身就在华纳手中,还有的在老斯本人的公司或者好朋友的公司旗下,因此获得这些许可也花不了什么钱,最多也就是友情价。更何况很多授权斯皮尔伯格可能只要刷个微信特殊名字带花印脸版权方就双手奉上了。但是不管是否花钱,这项耗时惊人“权利清理”工作本身其实就是行业规范性的体现,因为肯花如此长时间获得许可正是尊重知识产权的题中之意。



重现《闪灵》场景,需要史蒂芬金同意吗?

《头号玩家》的第一场高潮戏来自于对经典恐怖电影《闪灵》的重现,让观众能够随着玩家重新走进那个封闭的别墅,体验鲜血喷涌、诡异的双胞胎女孩、237房间的死尸女人、树篱迷宫追踪等紧张刺激的剧情。它几乎涉及了《闪灵》中最华彩和恐怖的所有元素和段落。

这与很多电影中的借鉴性使用和滑稽模仿并不相同。比如同样是《闪灵》中鲜血从门后喷涌而出的经典桥段,周星驰在自己导演的电影《功夫》中就曾使用过,用以展示主人公面对未知的恐惧心理。就此种程度和性质的使用而言,当然也不会构成侵权,相反倒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借鉴和致敬。

电影《功夫》剧照

电影《闪灵》剧照



但《头号玩家》对于电影《闪灵》场景的一定程度的使用,则必须需要取得制片方授权的。只不过《闪灵》的出品公张云成司刚好与《头号玩家》相同,都是华纳兄弟,所以省了一笔版权费。

但众所周知,电影《闪灵》其实是改编自“恐怖大师”史蒂芬金的同名原著小说。那么问题又来了,《头号玩家》对于电影《闪灵》部分场景及剧情的利用,除了需要获得电影《闪灵》制片方的授权之外,是否还需要经过小说《闪灵》的版权人史蒂芬金的同意呢?

如果严格从法律角度来说,应该还是需要的。无论是我国的《著作权法》还是国际条约《伯尔尼公约》均规定:对于根据原始作品改编而成的作品进行再次利用时,必须同时取得原始作品作者和改编作品作者的双重许可。此谓利用改编作品的“双重授权”规则。

虽然这部1980年的经典电影早已名满天下,但据说史蒂芬金对于斯坦利库布里克导演的这部作品非常不满,尤其对他改了原著小说的结尾大为光火。不知道将近四十年过去了,老金看了这部《头号玩家》感觉如何?如果仍感觉不适而华纳又没有问他拿授权的话,其实可以考虑去维权,把新仇旧恨一并清算了。




缺席的奥特曼,四十年的版权战争

常言道,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在《头号玩家》的原著小说中,最后大战机械哥斯拉的本来是中国孩子们的老朋友奥特曼。试想一下,电影的结尾如果真是奥特曼和怪兽上演决战,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但在电影中,我们看到奥特曼变成了钢铁巨人和高达,原因就是因为片方未取流影云笛加多少法伤得《奥特曼》的任何授权。

奥特曼的版权问题有多复杂?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据说50多岁的奥特曼,已经与版权战斗了40年……


争夺奥特曼版权的两家公司分别是日本圆谷株式会社和泰国UM公司。而UM公司声称自己的权利来源于一个叫做辛波特(Sompote)的泰国华裔。辛波特是圆谷株式会社的创始人圆谷英二的生前好友,此人在1976年从圆谷处获得奥特曼的海外版权,并于2008年12月24日向UM公司转让了其对奥特曼所有的权利。但圆谷株式会社声称从未给过辛波特授权,其提供的转让合同是伪造的。

《头号玩家》的编剧透露,日本圆谷株式会社其实是非常想让奥特曼在电影中出现的,但是当时他们和泰国UM公司就奥特曼的海外版权问题仍在打官司,所以两家公司的任何一家都不能对奥特曼的形象进行转授权。

2017年11月20日,美武泽县国法院认为1976年圆谷公司和UM公司的授权合同不真实,进而承认圆谷拥有奥特曼海外版权,判决UM停止一系列影音发授。这场官司也被称为奥特曼版权之争的终极大战!

而在此之前,奥特曼在中国也屡陷纠纷。

3D动画电影《钢铁飞龙之再见奥特曼》于20广州好玩的地方,哈根达斯,吻别17年7月10日在北京召开定档发布会后,网络上出现了一系列的版权质疑声。当天,出品方蓝弧公司发表了“著作权声明书”。

7月19日,圆谷公司发表了题名为“关于在中国未经授权使用奥特曼角色的影视作品的制作发表的声明”,声称“奥特曼角色形象的一切改编等权利归圆谷制作公司所有,任何人不得擅自使用”,并表示将会对进行此次发表的中国公司以及制作影视作品的相关人员采取法律措施。

随后,UM公司也发表声明,称辛波特从圆谷处获得奥特曼的海外版权,并向UM公司转让了其对奥特曼所有的权利。故UM公司拥有奥特曼在日本之外的合法版权。

声明中还摘录了中国法院的两份判决书,[2010]粤高法民三终字第63号民事判决书与[2005]宁民三初字第22号民事判决,对本案重要证据的真实有效性认定一致,认为辛波特与圆谷1976年的合同系真实意思表示,属于合法有效的合同,于是认定辛波特获得奥特曼相关作品在日本国以外所有区域的独占使用权。


中美判决结果截然相反,授权合同真伪真假难辨,孰是孰非一言难尽。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奥特曼的静川奈海外版权之争仍然扑朔迷离,在《头号玩家》中的遗憾缺席即是明证。






IP 新玩法 版权新思路


如果说奥特曼的海外版权战争,是版权问题未理顺导致的双输局面;那《头号玩家》的横空出世,则是盘活无数IP后的共赢现象。

这种玩法,在漫威缔造的英雄宇宙之外,给众多IP玩家上了生动的一课:利用海量IP,但又不止于I未成年卖淫P,让很多老IP重新焕发了生命;将所有的角色有机整合,通盘都是在为故事服务,重新谱写出一出幻想曲。

可以想见的是,沿着《头号玩家》开创性思路,未来的IP玩儿法将继续翻新。如何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走得更远,可能需要法律和内容从业者去共同探索。、


更蝮蛇刀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周公观娱“公众号



“周公观娱”,由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周俊武率领的律师团队倾力出品。“周公团队”主要从事知识产权相关法律业务,兴文天气预报在文化娱乐、影视游戏、互联网等领域有着丰富经验,是中国最专业的娱乐孙琪琪法团队之一。

联系方式:zhou_junwu@jtnfa.com

010-57068585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